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14dd.com 加入收藏夹!


  人是群居生物,人和人之间的关系有些是看见的有些是看不见的,它们互相
联系着构成了社会,就像一张网,束缚着我们的生活……
  深圳大学城,XX大学的教学课堂上,一个身穿职业装的女性正站在讲台给
下面来的还算齐全的学生讲解着这节课的主要内容,女教师总是会时不时地走下
讲台,迈着她那双被黑色丝袜包裹的玉腿缓缓地行走在学生中间,提醒那些上课
玩手机和打瞌睡的少男少女,包臀裙到膝盖的上方,所以她迈开的步子并不是太
大,『哒』『哒』整个教室的清晨只剩下了高跟鞋清脆的走路声……
  『叮铃铃』『叮铃铃』随着下课铃声的响起,教室里的男女们也开始骚乱了
起来,「安静!」讲台上的女人拍了拍桌子,似乎早就对这种情况习以为常,抬
起手腕看了看手上的表,发现已经快的十点半了,敲了敲黑板说道「同学们,咱
们马上就要临近考试了,希望各位同学能够做好复习,把我上课讲的重点都能够
记下来,好了,这节课就上到这里,下课!」女教师虽然看似对同学很是严厉但
是实际让也在默默地关心着他们,学生们则是如获大赦,很快教室里便空无一人
了……
  「真是的,这些学生,我还是去店里看看吧。」孟姐摇了摇头开始走出教学
楼朝咖啡店走去,说来也奇怪,以前孟姐每次上完课总会感觉到异常的疲惫,但
是自从娜娜每天都给她调制一杯『潘多拉』之后,往常的疲劳也一扫而空,因此
最近两天每次她感觉到累时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娜娜调制的咖啡,连她自己都没有
察觉到,『潘多拉』是孙石带来的冲剂……
  「娜娜!在吗?」刚刚到店的门口,孟姐就朝着店内喊道,这个点儿学生不
多,店里也只有三对儿喝咖啡的情侣而已,
  「孟姐,怎么了,急急忙忙的,我还要去卫生间打扫卫生呢,今天下午我还
有课,一会儿可能会早点儿走,」娜娜有些奇怪地问道,因为以往每天老板都不
会在这个时间点来,通常都是下午五点之后,而且今天孟姐的状态有些不一般
……
  「哦……那个,你能帮我调一杯『潘多拉』吗?」孟姐有些不好意思地朝娜
娜说道,
  「不好意思啊,孟姐,调配『潘多拉』的原料已经用完了,已经不能再为您
调制了」娜娜假装有些无奈得说道,
  「用完了?那不是……」孟姐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对,那是孙石上次调试剩下来的一些,今天刚好用完,他不是说如果你感
觉不错就去找他谈谈吗?」娜娜闪烁的双眼不断地引导着孟姐思考的方向
  「怎么可能!我不会去主动找他的,那个男人又脏又臭,还不修边幅,和他
再多呆一秒钟我都会觉得恶心」孟姐很是坚决地回绝了娜娜,说完就踩着高跟鞋
上了楼,
  「看来孟姐已经对哥哥的精液产生依赖性了,这样的话用不了多久……」娜
娜看着孟姐的丝足以及包臀裙深处的神秘地带,嘴角出现了一丝轻蔑的微笑,就
好像她第一次见到孙石的那样不屑一顾……
  『咚』『咚』一阵敲门声把孙石从梦中叫了起来,看了看墙上的表,孙石突
然发现已经是快中午了,随手揉了揉满是油渍的头发,就起身去开门,门前赫然
是上次请求孙石帮忙的贵妇人,今天她穿了一身运动装,下体是比较短的灰色运
动裤,因为都是纯棉的材料,所以孙石能够很随意地看出李敏玉那内裤的形状,
稍微偏肥的屁股被运动裤紧紧地裹着。
  「你好,夫人,请问有什么可以帮忙的吗?如果我可以做到,绝对义不容辞。」
孙石面对着这个女人尽量摆出了自己最温柔和绅士的一面,可惜这些东西配上他
那油光发亮的头发还有些许『汗渍』的外衣,李敏玉有些厌恶的皱了下眉头,可
是出于习惯和礼仪,她还是很快恢复了一张笑脸,
  「修斯先生,我家那两个孩子上次还真是承蒙您的照顾,自从上次您来了之
后,我家的儿子总是向我提起您,因为他很少回去主动亲近别人,为了他将来走
向社会,能够和更多的人相处,我希望你能去帮帮那个孩子……」李敏玉用手撩
了一下耳边的短发,向孙石说出了来意,
  「嘛,正好我也有些想念那个小家伙了。我们……」「中午到我家去吃吧,
十分感谢您的帮助。」贵妇说着就朝孙石点了点头,扭头朝家走去
  「叔叔!」孙石刚一进门就看到了半躺在床上的小叶在奋力朝他挥舞着双手,
女人似乎对儿子的举动感觉到很惊讶,以为儿子终于打开了心结愿意和别人交流
了,实际上遗憾的是她那平常被精心照料的白嫩儿子只是想着快点吃到眼前这个
邋遢男人的精液而已,
  「叔叔……你好」紧跟着还有一个清脆的声音,一个扎着双马尾的小女孩儿
从厨房探出头来,朝孙石弱弱地打着招呼,虽然身为姐姐的她隐约知道自己所喝
的『牛奶』不是什么好东西,但是她却没有告诉妈妈,因为她知道每次只要自己
吃好吃的零食,妈妈就会过来骂自己,并且把零食抢走,在她那天真的世界里,
白浊的精液和自己好吃的零食没什么区别,甚至想到那种独有的腥臭味,自己的
身体就会发烫……
  「那就麻烦你去陪他们一会儿,我去做饭,真是麻烦你了」李敏玉说完就走
向了厨房,她的每一个动作、每一句话在孙石看来都是十分的端庄贤淑,『真是
期待你在我脚下渴求精液的样子啊,夫人……』孙石看着那被棉质运动裤包裹的
屁股有些邪恶的想到……
  孙石坐到了床上小叶的身边,茉莉也脱掉了鞋子爬上了床,睁着她那天真的
大眼睛观察着这个叔叔,孙石很随意地把手伸进小叶所盖的丝绒被里,隔着淡青
色的丝质睡衣轻轻地抚摸着他的肚子,小叶的脸瞬间变的红润了起来,嘴里也微
微的发出微哼……「叔叔,往下面一点……」小叶有些渴求的看着孙石,
  「小叶,你在说什么,什么下面一点?」扎着双马尾的茉莉有些好奇地看着
在被子下不断鼓动的位置,小叶突然意识到自己的姐姐还在旁边,只能把自己通
红的脸蛋儿埋进了被子里,「没什么,我在给他按摩,很舒服哦,」孙石的另一
只手摸了摸茉莉的两腿之间,跟着粉红的丝质短裤,孙石也能感受到那朵花蕾的
娇嫩和清香,茉莉身体也开始变的不自然起来,
  「叔叔,这也是按摩吗?妈妈说这个地方不能随便给别人碰啊……」孙石只
是缓缓地增加手上的力道,两个几乎长得一样的孩子同时发出了舒服的哼叫,
「没事儿的,你看叔叔我像坏人吗?我可以给你很多很多牛奶哦。」听到『牛奶』,
两个娇柔的身躯同时颤抖了一下,孙石把被子扯到了自己的身上,盖住了下
体,对着茉莉说道「来,钻到被子里来,叔叔给你们『牛奶』」「恩!」茉莉几
乎没有犹豫,就扭动着小屁股钻到了被子里,
  孙石悄悄地拉开了拉链,把鸡巴在被子里立了起来,小叶看到之后就立刻伸
着舌头舔了上去,因为他知道,上一次的牛奶就是从这里出来的,「呜唔……好
甜啊……真的是太好吃了。」茉莉也渐渐地把头伸了过来,虽然不知道这根东西
是什么,但是上边散发出的味道引诱着她那娇嫩的身体本能性的靠近,随着弟弟
的卖力舔弄,狰狞的龟头分泌出的液体越来越多,整个被子里的气味越来越重,
茉莉终于忍不住伸出舌头朝睾丸舔了过去,直到把睾丸上的汁液吮吸干净才和小
叶争抢起了龟头,
  「姐姐!你干嘛!那是我的……」小叶有些气愤的看着姐姐舌头舔弄着肉棒,
「弟弟,呜唔……别生气……唔……姐姐就吃一会儿……好甜啊……真好吃…
…」茉莉吃的太过投入,以至于先走汁把她那张天真白嫩的小脸蛋弄得黏糊糊的,
稚嫩的鼻梁,小巧的鼻孔,大大的眼睛周围沾满了孙石肉棒分泌出的腥臭液体,
小叶终于忍不住又把头凑了上去,伸出舌头和姐姐争抢了起来,
  「修斯!你看到那两个孩子了吗?我刚才忘了关门,茉莉没有出去吧?」李
敏玉突然从厨房走了出来有些疑惑的朝孙石看来,因为孙石本身有些胖,再加上
背对着她,所以李敏玉完全看不出被子里的异常,孙石扭着头对李敏玉说道「茉
莉刚陪着小叶去厕所了,并没有出去。」孙石在两个小巧幼嫩舌头的口交下尽量
保持着面部的平静,「哦,那就好,我还担心茉莉她自己会跑出去,」李敏玉转
身走向了门口,确定把门关好之后又对孙石说道「茉莉和小叶他们的关系非常好,
都是很好的孩子,还请麻烦你开导一下他们,茉莉因为小叶的原因也不大愿意和
陌生人说话,」
  「恩,当然,他们真的都是好孩子啊」孙石一边附和着李敏玉,一边缓缓地
抚摸着腿上两个不断扭动的娇小身体,
  「那还真是太好了,我去厨房忙了,饭菜一会儿就做好了,请你再等一会儿」
李敏玉似乎对孙石的回答很是满意,毕竟母亲对于孩子都有着盲目的宠溺和自信,
但是她所没想到的是自己所宠爱的两个宝贝此时就在眼前这个邋遢男人的腿上争
抢着他的鸡巴,
  孙石见李敏玉走进了厨房,便把被子掀开来,只见茉莉头上的双马尾已经散
开了,同样是披肩的长发让孙石一时间认不出来谁是谁,但是两个稚嫩的脸庞上
此时都沾满了粘液,两人除了舔食龟头外,还把从睾丸往上的部分也舔的水光粼
粼,不时地从马眼里冒出的一点儿液体根本满足不了两人的小嘴,两人趴在孙石
的身上,大腿不断地摩擦着,孙石不客气地把手伸进了他们两个的裤子里,娇嫩
的花蕊和小巧的阴茎,孙石粗糙的手不断地在两个孩子的臀缝中抠挖着,小叶和
茉莉把装着孙石粗糙大手的睡裤翘地的高高地,两个小家伙的屁股也是随着孙石
的手来回主动的摩擦着他的手臂,终于随着孙石的一阵低吼,一股股的白浊液体
从龟头上喷射出来,撒在了两个天真又淫荡的小脸上,
  两个小家伙尽可能的用小嘴和双手接住这来之不易的『牛奶』,两人的喉咙
开始疯狂的蠕动起来,争抢着对方脸上、身上、头发上的腥臭精液,知道两人把
所有能够看到的精液抢食完毕,才停止动作,双双躺倒在床上,急促地呼吸着,
精液中麻黄素的作用使这两个小骚货闭上了眼睛尽情的享受着超乎他们这个年龄
的快乐,孙石把手伸到两人的下体,感觉到两人的内裤都变的湿乎乎的,而且还
不断的有液体从两人的小巧的性器中流出,「这还真是两具淫荡的肉体啊,我的
精液看来能提前是幼童的性器官成熟啊,真是……太棒了……」孙石的嘴角咧开
了一个猥琐的弧度。
  孙石走向厨房告诉李敏玉,说她的两个孩子玩的有些困了就在床上睡着了,
建议她再拿一个毯子给他俩盖上,「那这些菜就麻烦你了,我都炒好了,你把这
最后一个菜装到盘子里就行了,一会儿再把这些菜端到桌子上,真是不好意思。」
李敏玉说完就跑去卧式拿毯子去了,因为毕竟在她的心里那两个纯真的小天使就
是她的全部,孙石在这时对着锅里脱掉了裤子,把剩在尿道中的精液撸到了锅里,
翻炒了几下之后才上桌,李敏玉帮两个孩子盖好了毯子,看着两个孩子嘴角流出
的『口水』嘴角漏出了慈祥的笑容,实则是两个小荡货舌头下剩余的精液没有吃
掉留出来了而已……
  孙石静静地坐在餐桌上等着玉姐,大概多了十多分钟,两个孩子也从『高潮』
后的快感中缓缓地醒来,「玉姐,赶快叫上两个孩子过来吃饭吧,菜都快凉了」
「恩,这两人可能刚才在厕所玩肥皂泡泡,弄得整个脸上都是的,不好意思,让
你久等了」李敏玉牵着两个孩子来到了餐桌上,小叶和茉莉的神情还显得有些恍
惚,毕竟毒品带来的快乐在他们这个年纪可能稍微的有些强烈,孙石在吃饭的时
候只是简单地喝了点儿粥,至于那一盘被加料的菜则是在两个孩子的争抢中被吃
完了,
  「哎?你们喜欢吃这个吗?以前给你们做你们怎么不吃?」李敏玉有些奇怪
地看着两个孩子,茉莉和小叶也只是脸色有些微红的看了一下孙石而已,并没有
回答妈妈的问话,「那……玉姐,我家里下午可能还有事儿,我就先回去了,今
天中午真是感谢招待。」孙石假装看了下手机说道,
  「修斯,是饭菜不和口味吗?」
  「不,我只是吃的比较少而已,那有空我再过来」孙石说着就起身离开了桌
子,在两双留恋又渴望的眼神中离开了李敏玉的家。
  『刚才娜娜给我发消息,孟姐估计过几天就上钩了,不知道体内麻黄素的含
量还够不够……』虽然孙石心里是很想一次性把大量的精液直接灌进孟姐的嘴里,
但是不论是现实条件或者是精液浓度的条件都不允许孙石这么做,孙石最近一直
在控制着射精的次数,为的就是防止射精过多而导致精液的『质量』下降,孙石
想到这里不由地掏出了手机,翻动着联系人,不断滚动的屏幕最终锁定了一个叫
做马伍的名字,在犹豫了很久之后孙石还是决定打了过去,只是坐在沙发上不断
晃动双腿表明孙石此刻的内心并不平静……
  『嘟……』『嘟……』在经过大概一分钟之后,电话那头终于有人接听了电
话,「喂,你好,请问找哪位?」一个有些沧桑的声音从电话那头传来,
  「请问您是马伍先生吗?」
  「马伍?马伍是谁?你找错人了」那头的中年人说着就要挂断电话,
  「我是孙世光的孙子,老马头」孙石记得小时候爷爷就是这么称呼他的,电
话那头突然没了声音,大概沉寂了一分多钟才传回了一个有些颤抖的声音「老孙
他……他还好吗?」「我爷爷他十三年前就去世了……」
  「……是吗……十三年前,他是在局子里死的吗……」中年人的声音没由来
的有些发颤,「爷爷十三年前从警察局出来后精神就一直不太好,最后在医院去
世的……」
  「说吧,小家伙找我什么事儿,我和你爷爷做了半辈子生意,曾经答应过他
要帮他的孩子走出县城,你是需要钱吗?需要多少?」
  「不,我和我父亲过的还算可以生存下去,还没有到找您要人情钱的时候」
  「那你找我……是为了麻黄草吧……」老马头虽然年近六十,但是并不糊涂,
稍微一想就明白了老友孙子的意图,
  「我想要跟着你干」孙石并没有多说半句废话,因为根据他的推测这个马伍
估计应该是做了半辈子的毒品生意,就在中国的九十年代后期,监管不严,经济
飞速发展,在这种条件下每年从爷爷那拿走大批量麻黄草的人,孙石断定就算这
个老马头没有做毒品生意,也必然与这一行业有着莫大的联系,
  「哼,如果你想拿这个威胁我,你就太看得起自己了」对于马伍来说,一是
孙石拿不出相应的证据来证明自己曾经与他爷爷做过的麻黄草交易,二是自从老
孙被抓了之后,他就隐姓埋名,在那个电脑完全没有普及的年代把自己的户口到
身份证全都改掉了,他认为孙石跟本不能对自己造成威胁,
  「不,你会错意了,老马头,我爷爷那有张老方子,可以用麻黄素做出升级
版的冰毒,而且对人体的健康没有损害,我已经做过实验了,所以我才找你,想
和你谈谈,」对于孙石来说这是一套完美的说辞,因为他知道对于老马头这种人
来说人情并不值钱,利益才是这种商人最看重的东西,
  「你说的是真的?为什么你爷爷没有告诉过我」马伍虽然没有见过孙石,但
是通过老孙他知道孙石还真有可能有这种东西,因为在以前只有从老孙那收到的
麻黄草才是最上级的,对比其他的货源商,老孙似乎对麻黄草的习性和种植方法
很有一套,
  「当然,不过我爷爷一直以为那是一张治病的药方,而且您当时也只是一个
『卖中药的』,不是吗?」老马听了这句话之后陷入了沉思,权衡利弊之后他还
是决定见一见孙石,因为他之所以直到现在都没有换掉手机号的原因就是希望以
前的老朋友能够联系上自己,而老孙则是他最期待的一个,一半是处于感情,一
半则是出于老孙那异常优质的麻黄草……
  「把你的地址发过来,明天晚上八点,会有人过去找你,」马伍说完就把电
话挂掉了,而孙石此时也为自己捏了一把冷汗,因为他知道这个马伍是自己补充
麻黄素的最后希望……
  晚上孙石独自自己在街上乱逛,明天去见马伍说不紧张是假的,因为经过了
这么多年对方依然在进行着毒品的生意,从那个年代留下来的人就算不是黑道上
的大人物,肯定也是富甲一方的『成功人士』,自己人生中还是第一次接触到这
种人……孙石突然在街上的一个服装店里看到了一群女孩儿,而娜娜正在和那几
个女孩儿对着几件衣服说笑着,孙石感觉自己不安的内心应该可以放松一下了
……
  「娜娜,你看这件粉色的短袖好看吗?」其中一个带着绿色发卡的短发女孩
儿拿着一件衣服比划着,娜娜拿起了衣服看了看准备去试衣间试一下,就在这时
孙石悄悄地进入了店内,娜娜并没有发现他,娜娜刚把试衣间的门关上,孙石也
拿着一件女式的衣服向试衣区走去,另外的几个女孩儿依旧在挑选着自己喜欢的
衣服,只有那个短发女孩儿看着走向试衣区的孙石疑惑了一下,因为她发现这个
男人好像在哪见过,
  「您好,先生,最里头的那几个试衣间都还没有人用」试衣区门口的服务员
微笑着对孙石说道,「你好,我是刚才那个女孩儿的哥哥,请问她在哪个试衣间?
我把这件衣服给她送过去,」孙石举了举手中的衣服,「噢,那个女孩儿刚才进
了8号试衣间,需要我帮忙给她吗?」服务员伸手就要去接,「不了,我自己去
吧……」孙石不顾服务员有些奇怪地眼神走向了8号试衣间,
  『咚』『咚』「谁呀?晨雨?你等我一会儿,这件短袖好像不怎么合身,」
  「娜娜,是我……」房间内并没有过多的对话,娜娜立刻把门打开然后伸出
手把孙石拽了进去,孙石刚把门关上,娜娜整个人就和八爪鱼一样缠了上来,小
舌头不断地舔着孙石的脸颊,一只脚紧紧地缠着孙石的大腿,两只手臂吊在孙石
的脖子上,感受到脸上传来的温热,孙石发黑的手也开始轻轻地抚摸着娜娜的后
背,感受着从头到腰处的红发的柔顺,孙石内心的不安开始逐渐的缓和了下来,
可能连孙石自己都没有注意到,娜娜的体温和身上散发的体香可以给自己带来莫
名的安慰,
  「哥哥,人家好久都没吃到精液了,我都快要疯了,没有你的味道,我感觉
好空虚……」娜娜的身体开始有些颤抖,孙石突然感觉到脸上的湿润,转头愕然
看到不断有眼泪从娜娜的眼角流出,曾经的蔑视和犀利早已消失不见,剩下的只
有柔情和渴求,孙石随手把手伸进了娜娜的裙子里,隔着棉质内裤不断地抚摸着
臀肉和小穴,直到感觉内裤有些湿润,孙石一把提起了臀缝之间的布料,狠狠地
往上拽了几下,小穴里的汁液也开始不断地顺着内裤边缘流了出来,
  「贱货!就两天没给你精液,看你这骚样。」孙石一只手拽着内裤,一边对
着娜娜微张的檀口吻了下去,自己的舌头不断地在娜娜的口中侵犯着,吮吸着少
女特有的口津,少女的舌头只能无力的迎接着,本来覆盖住整个屁股的内裤此时
变成了一股绳在女孩儿的臀缝之间摩擦着小穴和肛门,孙石终于忍不住了,把娜
娜的身子转了过来,把裙子掀到腰上,扶着早已充血的鸡巴对着满是汁液小穴口
插了进去,
  「啊……哥哥……屁眼……屁眼也好痒,」孙石的肉棒感受到了少女的空虚,
小穴紧紧地吸附着肉棒,不断蠕动的阴道内壁时不时被狰狞的龟头抽插时翻出小
穴外,
  「精液母猪,操死你,屁股再抬高一点!」娜娜赶紧又把屁股往上翘了翘,
双手扶着墙壁,开始极力的迎合孙石的抽插,『啪』『啪』试衣间里不断有肉体
撞击的声音传出,
  「哥哥……慢一点儿,我快不行了……嗯……啊……好爽,好充实的感觉
……」红发少女此时的身体和灵魂已经完全被身后的男人掌握,孙石突然抱起了
娜娜的腰,开始了拼命的冲刺,娜娜的两只脚也开始离开地面,双腿微微地向上
蜷曲着,
  「给我……全都给我……哥哥,我好想要精液……我就是你的精液肉壶,来
吧,全部射进来……啊……」随着女孩儿的一声惊呼,孙石把鸡巴插到了阴道深
处,开始大股大股注入,娜娜的檀口微张,不断地有口水从嘴角流下,而她下面
的小嘴也不断地有白色精液流出,
  「夹紧了,母狗,漏出来的你就给我舔干净,」孙石缓缓地的抽出肉棒,小
穴紧紧地收缩着,希望肉棒不要带出过多的精液,孙石刚刚抽出鸡巴,娜娜就立
刻用小手堵住了小穴口,即使这样也不断地有白浊的液体从指缝间渗出,孙石用
粗糙双手扯下娜娜的内裤,用内裤擦干净沾满精液的肉棒之后,就把内裤塞进了
娜娜微张的口中,
  「骚货,不是想吃白浆吗?把自己的内裤舔干净!」孙石的手指撑着内裤在
娜娜的嘴里胡乱地搅拌着,
  「呜唔……嗯……哥哥……好好吃……」娜娜把湿乎乎的内裤从口中拿出来
放到小穴口擦拭起来,把多余的精液擦干净又开始伸出舌头舔食自己的内裤上还
有些发烫的腥臭液体,直到小穴口不再有白浆流出,娜娜嘴里衔着内裤无力的趴
在了孙石的身上,大口的呼吸着,孙石把湿的不像话的内裤从她口中扯出来,另
一只手抠挖小穴的深处,直到手上沾满了精液和淫水的混合物,孙石伸出两根手
指插进了娜娜的菊穴中,
  「母狗,这里还痒吗?」孙石的两根手指在菊穴中进进出出,带出了些许的
肠液,「果然是肉壶,屁眼也能出水,」
  「哥哥……你坏……」娜娜的屁股开始不自觉地迎合着孙石的手指,直到三
根手指也能顺利的进入,孙石把手抽了回来,娜娜的屁眼张开了一个硬币大小的
洞,不断地有丝丝的肠液流出,孙石把内裤拧成绳装,开始慢慢地朝肛门里塞进
去,直到内裤留下一个小角,「啊……哥哥……别,好难受……」
  「娜娜,你干嘛呢?换个衣服这么慢,我们走了!」就在这时,试衣间外传
来了另一个女孩儿的声音,
  「晨雨,等等我,这衣服不合身,我又脱下来了,再等我一会儿」娜娜说完
就站了起来,整了一下裙子和头发,
  「哥哥,人家屁眼现在好涨啊……不会被人发现吧?」孙石没有回答她,而
是一把从背后把她抱住,两只手在她的奶子上揉搓着,把头埋进了她的颈间疯狂
地呼吸着娜娜的体味,
  「哥哥……乖,别害怕,遇到什么事了吗?」娜娜用双手紧紧地抱着孙石的
头部,在他耳边温柔的询问着,
  「没事儿,你先走吧,明天我有事儿,暂时别去找我了,」
  「那我就先走了,哥哥,有需要可以随时过来找我,每次吃完你的精液之后,
人家就感觉好幸福,好开心……」娜娜用手捧着孙石的脸庞轻轻地吻了一下就走
出了试衣间,
  「娜娜,刚才是不是还有个大叔进去了?」
  「没有啊?哪有什么大叔,你看错了吧。」「你不舒服吗?怎么走起路来怪
怪的,」
  「没事儿,有点儿累而已,」就这样娜娜和晨雨交谈着走出了店铺,直到听
不到交谈声,孙石才从试衣间里走了出来,在服务员有些奇怪的眼光下快速回到
了街上,
  『果然吗,娜娜这次吃完精液之后并没有和前几次一样,神志还很清楚…
…哼,爱情吗?可惜我不能给你纯洁的爱情了,娜娜……,既然上天给了我机会,
我就要回应它,我是修斯……不再是孙石……』孙石站在路灯下仰望着夜空,更
加坚定了明天要去的决心……
  夜空中并没有闪烁的星光,有的只是无尽的黑暗,可是只要月亮还在,人们
就依然会抬头仰望天空……

紧急通知:请记住我们多个域名,将 914dd.com 加入收藏夹!